当前位置:JR潮流网 > 潮流快报 > 他们如何赢得“史上最热”上马?杨定宏、贾俄仁加、李芷萱师徒专访

他们如何赢得“史上最热”上马?杨定宏、贾俄仁加、李芷萱师徒专访

时间:2019-11-21 09:41 作者:JR潮流网 栏目:潮流快报 阅读:

摘要2019上马,绝对是本年度最受期待的中国马拉松比赛。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赛前它用三个赛会史上之最,为自己成功营造出三大悬念:一、最强国际精英阵容5年前创造男子赛会纪录的肯...

他们如何赢得“史上最热”上马?杨定宏、贾俄仁加、李芷萱师徒专访

2019上马,绝对是本年度最受期待的中国马拉松比赛。

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赛前它用三个赛会史上之最,为自己成功营造出三大悬念:

一、最强国际精英阵容

5年前创造男子赛会纪录的肯尼亚人Paul Lonyangata,以及去年打破女子赛会纪录的埃塞俄比亚卫冕冠军Yebrgual Melese,今年双双强势回归。

而亚洲纪录保持者、摩洛哥裔巴林归化选手哈桑·阿巴西的加持,比前世界纪录保持者基梅托去年的捧场更具份量:前者的2:04:43亚洲纪录,是2018年12月初才跑的,后者则被公认早已过气。

这些世界级高手带来的悬念是:男女赛会纪录是否会被刷新?

二、最强国内明星阵容

今年上马吸引到的国内精英,无疑是中国马拉松史上最强。

他们包括当今中国最快七人中的六位:

  • 董国建,PB 2:08:28(中国历代第二),2019柏林;
  • 多布杰,2:10:31,2019徐州;
  • 杨绍辉,2:11:40,2019成都;
  • 杨定宏,2:13:37,2017无锡;
  • 管油胜,2:14:05,2019柏林;
  • 贾俄仁加,2:14:31,2019柏林。

独缺排名第四的彭建华(2:12:55,2019南昌)。

女子今年最快的五强来了四个:

  • 李芷萱,2:26:15,2019名古屋;
  • 何引丽,2:29:14,2019重庆;
  • 马玉贵,2:31:06,2019徐州;
  • 次仁措姆,2:31:42,2019徐州。

只少了排名第三的李丹(2:29:20,2019北京)。

如此空前豪华的“全明星总动员”,不仅远胜两周前的“国马”北京马拉松,也让年初的厦门马拉松自叹弗如。

相比没几人说得上来的上马赛会纪录(顺便说下,男女分别是2:07:14和2:20:36),中国跑者更关心的是:这些国内大咖会战上海滩,最后到底鹿死谁手?

三、破三人数

同样备受跑圈关注的,还有这个代表业余高手整体水平的指标。

自从2017年无锡马拉松率先夸耀这一数字、作为反映办赛品质的一面镜子之后,人们更开始痴迷于此,它于是成为一场水涨船高的“军备竞赛”:

  • 2017年:锡马258人,北马358人(中国籍332人),上马403人(中国籍364);
  • 2018年:厦马270人,锡马303人,北马532人(中国籍510人),上马720人(中国籍685人);
  • 2019年:厦马452人,锡马740人,北马985人。

每年都是“最后说了算”的上马,今年被普遍看好能突破1000大关。

可惜人算不如天算。据说同样创造赛会纪录的“上马史上最高温”,粉碎了第一和第三大悬念的美梦:男女纪录完好无损;破三人数只有612,第一次输给锡马和北马。

而第二大悬念——国内高手之争,也变得远不如想象中的精彩。

最终杨定宏、贾俄仁加和李芷萱、次仁措姆分别夺得男女国内前两名。

其他顶尖高手均发挥欠佳:董国建、多布杰、杨绍辉中途退赛,管油胜2:28“慢跑”完赛;何引丽、马玉贵分别以2:53和3:3x的成绩“打酱油”(前者据说给易居CEO丁祖昱当私兔)。

大赛过后,笔者对在高温上马照样跑出国内最快的杨定宏、贾俄仁加、李芷萱及其教练李国强,进行独家专访。

杨定宏:热天跑出个人次佳成绩

杨定宏告诉笔者,他在赛前两天的11月15日抵达上海,与20来个特邀选手一同入住位于终点附近的酒店。

这位前年上马的国内第一,此次是有备而来:“赛前准备比较充分,状态还不错。”

赛前三周——备战全马的最后阶段,他每周的跑量都在一百二三十公里,高过上一场全马成都马拉松赛前:“成马前训练不太系统,准备马虎了一点。”

17日早晨7点比赛发枪后,他一直和董国建结伴同跑。

两人只跟随第一集团跑了四五公里。“他们配速有点快,我们就下来,按自己的节奏走。”

他们的师弟杨绍辉继续跟着黑人跑,打算再冲一冲奥运达标线(2:11:30)。十几公里时,“他可能状态不太好,就放弃了,后面带着我一起跑”。

谈到比赛日天气,杨定宏觉得7点到8点这个时段还好,8点出头气温升高——此时他们刚刚跑完半程,导致消耗比较大。

跑到二十六七公里,董国建告诉他:“你自己跑,我要下去了。”

他们身后不远处的杨绍辉也一同退赛——两人近期参赛比较密集,身体有些疲劳,尤其是杨绍辉。

而跟随第一集团时间最长的多布杰,是在28公里放弃的。

继续孤身前行的杨定宏,此时也遭遇难关:25到30公里,他的平均配速掉到全程最慢的3:20。

“后半程稍微艰难一点,遇到一点点问题——体能消耗的原因,有一点点累。但咬咬牙还是稳住了。后来调整过来,还是跑顺了。”他回忆说。

跑到三十六七公里,他追上并超过一拨黑人和几个外蒙古选手。

临到终点时,眼看就要到手国际第八的他忽遭偷袭:“一个黑人冲到我前面去了,我变成国际第九(笑)”。

最终杨定宏以2:15:23收获国内第一,进账4.5万元奖金。

虽然跑出个人第二好成绩,但他还是觉得差强人意:“本来计划跑进2:15的。后半程天气有点糟糕,体能消耗有点大,没能实现自己的目标,有点小小的遗憾。”

对于上马,他认为除了今年天气不理想,“弯道多一点,坡问题倒不大,别的也没什么问题”。

谈到队友董国建在柏林的重大突破和杨绍辉近期的突飞猛进,杨定宏说自己“今年要好好准备一下,争取明年也跑出一个好成绩来,因为从2017年无锡之后,已经在2:18以外徘徊了将近两年,哎……”

以下是两年半前他在无锡跑出2017年度中国最快之后的战绩:

2017上海 2:19:15

  • 2018厦门 2:19:42
  • 2018北京 2:18:33
  • 2018上海 2:20:26
  • 2018腾冲 2:30:24
  • 2019厦门 2:19:04
  • 2019重庆 2:17:28
  • 2019大理 2:31:21
  • 2019长春 2:21:08
  • 2019贵阳 2:21:43
  • 2019成都 2:18:38

去年10月从云南队退役后,杨定宏一直忙于创业,包括经营自己创办的曲速俱乐部。

“这个名字代表最高速度,是从西方科幻片看来的。”他解释说。(注:曲速旅行warp travel源自《星际迷航》,是一种通过在压缩时空中航行的技术)

现在他都是自己一个人跑,“要求更加自律,难度更高,有时只能以赛代练”。

杨定宏坦言,他也想拼一把奥运达标:“还是有这个想法的。奥运会是代表一个国家的最高水平比赛,还是想去冲一冲的。”

征战奥运会,是“一直都在追求让自己做得更好”的他,一直都没能实现的夙愿。但毕竟入场券有限,目前已有董国建、多布杰两人达标,“还剩下一个名额,就看谁水平高谁拿到”。

他打算看看明年厦马是否有机会,还有重马。至于奥运会徐州选拔赛,不知体制外的能否参加。

“反正到时候看吧。自己如果成绩跑出来了,让参加就参加,不让参加自己也内心无愧。”

贾俄仁加:今年五战五进2:19

越野高手出身的贾俄仁加,虽然马拉松跑龄仅有短短两年,却已经跃居体制外三强,同时坐进业余选手(无运动员注册经历者)第一把交椅。

2017年北京首马,F区出发且前半过快(1:09:20)、后程跑崩的他,仍跑出2:27:52的骄人成绩。

同年广马,他将PB大幅提高5分钟到2:22:27。

一年后,已是UTMB(环勃朗峰超级耐力越野赛)OCC组冠军的他,又在广州突破2:20大关,今年3月重马,以2:16:38再刷PB。

9月底在柏林,他和管油胜双双突破2:15大关。

两周前再战北马,他也跑到2:15:03,排名国内第二,仅次于杨绍辉。

此次上马,这位来自青海的26岁藏族小伙又以2:17:57高居国内第二。

与杨定宏不同的是,贾俄仁加并非特邀选手,而且是第一次跑上马。

他先是自己报名,结果没中签,后来才设法找到名额,A区出发。

上马第一个5公里,他仅用时15分13秒,平均配速3:03,只比杨定宏、董国建慢4秒。

当时和他一起跑的,还有几个西藏队选手。有趣的,虽然同属藏族,他要和他们交流,却只能说普通话。

他的青海老乡、2017年全运会亚军曹茉婕曾告诉笔者:“(多布杰)他们说的藏语和我们不一样。我们是安多系的,他们是康巴系——文字都一样,但发音不同,好多都听不懂,就像粤语和普通话。”

接下来两个5K,贾俄仁加稍有减速,但平均配速仍在3:10内。“前10公里快,后面我感觉天气有点热,就没敢跟他们。”

12公里过后,他和两个西藏队的、外加一个白人选手形成一个集团,比杨、董二人落后一两百米,但始终保持视线接触。

20公里不到,西藏队那两个掉了,前面的云南高手他又追不上。“后半程都是我一个人跑的,非常累的。”

他前半程用时66:23,比柏林的65:24慢将近1分钟;后半71:34,掉速5分多钟。

对于自己的上马成绩,他不太满意:“北京跑完以后,我回去调整得挺好的,我觉得上马可以比北京跑得好。”

他对上马赛道的评价是:前半程挺好、挺舒服的,最后10公里有点难度——要过两个桥,折返后再来一次;“也可能是那天的天气吧,反正后半程跑得挺累的。”

说起在柏林突破2:15的原因,他分析说,一是准备周期比较长:七、八两月,他一直待在云南认真备战,“那两个月所有比赛都放了”。

跑越野出身的他,认为自身优势在于长距离的有氧支撑;和专业队的相比,主要是速度差一点,于是着重加强速度、耐力和力量。

其次,柏林的赛道、天气也非常理想,非常适合出成绩。“我觉得我跑的所有比赛里面,柏林的赛道是最好的,最舒服的。”

另外,组委会为三个男子精英集团都设置领跑兔子,而且水平两小时十四五分的选手相当多,可以一起跑。

前28公里,贾俄仁加跟随目标2小时11分、瞄准奥运达标的第三集团,按3:07左右的配速跑。在他们前面,是跟随第二集团的董国建和彭建华;管油胜则处在两个集团之间。

第一次跑如此快节奏的他,当时感觉“有点顶”。30公里过人有些难受,配速掉出3:20,直到35公里后才舒服一点,此时正好有一拨人追上来,可以作伴。

“等自己稍微缓过来的时候,已经到35公里,有点来不及了。这个调整、过渡阶段有点长了。后半程如果不慢的话,可以跑到(2小时)12分左右。”

以下是贾俄仁加今年跑的5场马拉松:五战皆进2:19,这在非专业队出身选手中绝无仅有;其中两度刷新PB,累计提高将近4分钟。

接下来他会侧重跑马拉松,成绩没有具体目标,就是力争突破;而越野只会偶尔比点短距离的。

李芷萱:每战必夺国内第一

作为特邀选手,这位生活在上海的内蒙女孩,也住进主办方安排的酒店。

她原本想就在自己所在的上海体院待着,无奈上马方面要她出席的会太多,路上要费很长时间,于是索性在赛前一天入住。

特邀选手可以享受不少特殊待遇,但并未像人们以为的那样养尊处优。例如这次比赛日早晨,他们前往起点的时间比大多数普通选手更早,还遭遇一波三折。

李芷萱最初接到的通知,是清晨4:45发车。等4点多她要去吃早饭的时候,教练又说改5点走。吃完早饭上车,又被告知改5:20。“反正最后到底几点走,我也不知道。”

起跑后,她没有跟女子黑人;“因为水平真的就不一样。我要是跟着的话,肯定崩得很快。”况且她的身体状态并非最佳,并不打算跑PB。

她说自己没有成绩目标,也不追求进2:30:“没有啦,国内冠军就好啦。已经是(今年)第八场马拉松了,就想轻轻松松跑完就好。 ”

虽然过去常在比赛中带她跑的师弟庞帅,这次自己跑成绩(2:22:33,PB),她并没有“专门找一个哥哥”领跑,只是如果在赛道上遇见节奏差不多的选手或集团,就“搭在一起”同行。

她也认为最后10公里不好跑:“从32公里开始爬坡——后面有三座小桥,加上天挺热的,就感觉那三个坡其实也蛮大的。”

对于整个比赛过程,李芷萱“感觉还行,还挺正常的,就是最后两公里胃不太舒服”。

最后她以2:33:05收获国际第七,国内第一——今年她只要参加国内比赛,必拿国内第一,“当今中国马拉松一姐”的地位不可撼动。

以下是今年3月以来她的主要战绩:

  • 名古屋 2:26:15(PB)
  • 重庆 2:27:55
  • 武汉 2:30:41
  • 世界大运会半马 1:15:14
  • 柏林 2:54:38
  • 北京 2:29:06
  • 上海 2:33:05

两周前的北马,她说自己同样没打算PB。当天天气凉快,她穿上袖套之后感觉有点冷,而上马则有点热。

“北京我也没有跟黑人,我反正就按自己的感觉——感觉舒服我就自己跑,感觉可以跟我就跟她们。”

最终一骑绝尘的埃塞选手阿塞法(Sutume Asefa)以2:23:31夺冠;李芷萱险胜35岁的埃塞名将塞博卡(Mulu Seboka,PB 2:21:56,2015迪拜)3秒夺得亚军,成为5年来第一个站上北马领奖台的中国选手(上一个是2014年季军宫丽华,2:32:23)。

这也是她第三次跑进2:30,并达到东京奥运会报名标准。

北马前20名成绩榜上,她后面共有4个黑人选手和一名朝鲜运动员(下表源自IAAF网站;北马官网没有成绩公示!):

“慢慢超的吧。我是三十几公里的时候才追上第2名。她一直跟着第一名,第一集团有点快,她好像跑崩了。我也不知道过程中追上谁,可能人家下去了,我就慢慢追上了。”

据报道,赛后李芷萱表示:“感谢观众的热情。路上一直有人告诉我第几了,前面有几个人,后面快追上了。如果没有大家的鼓励,可能真的一直掉速,没准就掉到第三了。”

9月底征战柏林,她也想跑个好成绩,无奈罹患感冒,且“低烧,嗓子还肿,然后嗓子上面起白色的泡泡”。她没感觉自己发低烧,只是觉得不舒服,结果比赛一出发就知道不行。

至于上马过终点线后呕吐一事,“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了,咖啡喝多了吧。我其实喝的还少。平时有的比赛,我也有喝咖啡的时候。”

那天她尤其需要来杯咖啡提神:“因为我早上4点钟起来,我困啊。而且我有喝咖啡的习惯,还比较喜欢喝这些东西。这次可能是因为天热。特别细节的东西我还在想,需要找一下原因。”

一年八场全马、15天两场大赛,李芷萱也会觉得累,“有时是心里累,有时身体也累”,所以决定上马之后要回趟家,毕竟已经很久没回家了,也想回去休息一下,调整一下心理。

不过,她只回家七天,“因为我们家(满洲里)太冷了”。

除了国内外到处参赛,今年6月李芷萱还去埃塞俄比亚训练一个月,这是她第三次赴非洲训练。同行的共有10来个人,来自全国各地,但并非和长期驻埃塞训练的西藏队多布杰他们一道。

她坦言,自己没考虑过接下来要在哪个比赛PB,“也不能说我规定我这场必须好”。下一个重点赛事就是奥运会选拔赛,“徐州之前肯定不会跑了”。

李国强:李芷萱没有过度疲劳

李芷萱无论去国内外哪个地方比赛、训练,身边总少不了一个身影:她的恩师李国强教练。

李国强6月初带队赴埃塞训练,7月初回国参加锦标赛,8月初重返丽江(名古屋赛前训练地),一直待到9月27号参加柏马,柏林赛后又回丽江训练,一直练到北马前。

李芷萱今年参加8场全马,这在水平相近的外国选手中相当罕见。她会不会疲于奔命,过于疲劳了?

“我觉得倒不会太疲劳,因为我们训练还是比较系统,每个礼拜都有超长距离跑,而且下半年比上半年练得好。”李国强说。

之所以安排北京、上海两场只隔两周的大赛,那是因为“没有办法,它们都是金标赛事,要冲一下积分。”

以下是国际田联2019年亚洲女子马拉松选手最新积分榜。巴林选手占据前15名中的四席,包括前三;日本占据10席,李芷萱排名第14。

李国强认为,她能拿北马亚军可能是运气比较好——老外也没有发挥太好;不过2:29的成绩只能算一般。

柏马前李芷萱生病,是因为有两个男队员都患病毒性感冒,她被传染上了。

“当时就觉得人不怎么舒服,只是没去医院看,她觉得没事。结果一到柏林就发作,抵达当晚发烧。也作了些治疗,但是没办法,人还是受不了,只跑了两小时50多分。”

至于上马终点呕吐,他认为这个关系不大:“她平时赛前没怎么喝咖啡,可能(胃)粘膜对咖啡反应比较大。”

目前她的跑量不再达到每周200公里,最近已经调下来一点,目前阶段在185公里左右。

对比在埃塞和丽江的训练,李国强指出:两地海拔都差不多,埃塞2100至2700米,丽江从2300到2700米都有。

非洲比较原始一点,训练环境没有国内好:一是公路比国内公路要差远了,比较窄,只有两个车道,“我们跑公路的时候有点紧张”;第二是场地也比我们差,国家体育场都不如我们一个地级市的。

优势是当地高手较多,在一起拉团队跑的概念比国内会好一点,总之有利有弊。在埃塞训练时,当地合作方有时会给中国运动员派两个男兔子领跑。

李芷萱的下一步目标,是争取跑到2:25以内。“我是从运动量上面去走,我们想把她的基础能力打得再扎实一点。”

奥运选拔赛前,她基本不参加全马比赛,明年上半年可能会选择一个半马,总共再跑个一两次,10公里都不准备选择了;重点放在3月25日的徐州选拔赛。

李国强认为,全马要跑进2:25,半马至少要72分以内,也就是71分30秒左右。

另外,李芷萱从7月份就开始接受兴奋剂检查,迄今已经查过四五次,上马前夜还查了血检,因此参加奥运会没有问题。

今年上马,李国强共有三个徒弟参加。另一个女弟子郑芝玲也起跑了,只是连5公里都没跑完。

原来她受伤了——在参加完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之后。作为预备役军人的她,在军运会上跑出2:40:44(在弯道、桥梁多的公园),收获团体第三。

李国强透露说,除了25岁的李芷萱和22岁的庞帅,“我们还有一个李美珍也还可以,现在半马大概73分多、74分不到一点。她99年的,很年轻。”


本文是关于“他们如何赢得“史上最热”上马?杨定宏、贾俄仁加、李芷萱师徒专访”的全部内容,更多潮流快报资讯的相关内容,欢迎关注收藏!

Tags: 贾俄仁加  李芷萱  上马  杨定宏  李国强 

分享至:

JR潮流网

相关文章

JR潮流网